电影之外,波顿有个艺术世界(组图)


新版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是在一张张的素描中渐渐成型的,《红桃皇后》就是其中一幅。

电影《剪刀手爱德华》中爱德华的人物素描
早报记者 朱洁树 编译

  从《剪刀手爱德华》、《断头谷》到《僵尸新娘》、《爱丽丝梦游仙境》、《查理的巧克力工厂》,蒂姆·波顿以怪诞、离奇、骇人而又美丽的风格成为好莱坞独树一帜的导演。然而在电影之外,其实蒂姆·波顿还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去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举办了这位52岁电影制作人的艺术展,并取得轰动效果。上周五起,一个新的展览在加拿大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会场贝尔光盒(Bell Lightbox)举行。现场展示波顿从十几岁至今创作的700件油画、角色造型、木偶、连环画和涂鸦等。这个展览将持续到明年4月。在开幕之际,波顿接受了美国媒体的采访。

  记者:办这样的作品展,你有什么感觉?

  波顿: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因为通常这样的展览是在你死后才会举办的。我感到受宠若惊,又觉得很奇怪。我从没想过这些东西有天会被挂在墙上。

  记者:展览中有些你的概念和图画的原作。看到画着图的小纸片或者你以前写的信被展出有什么感觉?

  波顿:我没怎么去过博物馆,所以这种感觉有点出乎我的经验。看起来有点不像我。哦,那不是我的臭袜子挂在墙上么?反正很奇怪。不过我觉得我跟 MOMA合作很顺利。他们展示的方式让我觉得舒服。我以前觉得我再也不会去翻看那些东西了。不过奇怪也并非坏事,我不介意奇怪的感觉。

  记者:展览中你创作的角色都有点怪诞或惊悚,但同时看起来又美丽而纯真。这是你看待人们和世界的方式么?

  波顿:我喜欢事物的混合状态。我总是觉得事物并不是铁板一块。欢乐和悲伤,美丽和丑陋,大多数事物都是混合体,这就是我为什么把本不相干的事放在一起的原因。但这种状态构成了我们每个人。

  记者:当你回顾职业生涯,哪部影片最让你感到骄傲?

  波顿:你花费了时间和精力的电影都是你的一部分,即便是那些不太成功的。但是有些电影,比如《剪刀手爱德华》,对我来说更个人化,因为影片中的主题很强烈,我在十几岁的时候也曾做过这种个人化的探索。《艾德·伍德》中的主人公跟我的相似之处在于我们都喜欢瞎幻想。我喜欢《理发师陶德》是因为他沉默寡言。在每个角色身上,你都会试图找到一些个人化的元素。

  记者:在展览中有些设计草图还没有化为现实。你在不久的将来会继续这些计划么?

  波顿:不一定。我做那些计划的时候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拿起哪个做哪个。有一些发展得成熟些,但是大部分成为了我的灰色地带。我喜欢这个展览的一点,就是它展示了由一个小小素描开始变化发展的神奇过程。

  记者:你是否从一个形象出发,最后发展成一个故事?

  波顿:恩,经常是这样的。我不是善于言辞的人,所以我常通过涂鸦、素描之类的方式来思考。我有这样的动画背景出身,习惯于利用视觉思考。

  记者:你如何寻找灵感?创造一个角色是基于一种理念还是某个特定的人物?

  波顿:你试着向事物敞开自己的感受,对一个人、一个动物、一件东西、一种感受,或是天气。关键是看事情不要局限于一种眼光。

  波顿邀粉丝续写

  《脏男孩的世界》

  早报记者 周云 编译

  好莱坞鬼才导演蒂姆·波顿的个人艺术回顾展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同时,导演本人忙着号召粉丝用微博接力的形式,在Twitter上帮自己续写“脏男孩”的故事,为下一部同题材短片进行准备。

  在这部2000年的网络动画短片《脏男孩的世界》中,蒂姆·波顿在短短25分钟内讲述了数个短片,构成一个不可分割的完整故事。故事讲述一个楚楚可怜的脏男孩,被地狱恶霸不断要求寻找新的尸源。脏男孩拖回了一个令他心动、被灯砸死的女孩,拖回了一个服毒者和一只被毒死的老鼠……终于,他获得投胎机会,可他的出生却令其父母非常痛苦,最终他再次迎来死亡,又回到地狱恶霸身边……

  最近波顿在Twitter上说,希望借助广大有创作力的群众,来帮自己写一个新的“脏男孩”短篇故事。波顿本人开篇道:“拥有特殊技能的脏男孩,受邀调查美术馆地板上诡异的黏性物体……”接着粉丝们可以在140个字母的限制范围内自由发挥,每天将从当天的所有微博中挑选出最好的一篇。目前波顿已经收到了超过40个“接龙”,这个活动将一直持续到下月6日。

  同时,蒂姆·波顿还忙着翻拍电影《黑影》(Dark Shadows)。原版《黑影》是美国广播公司1966年至1971年播放的一部电视剧,这个哥特式的故事里充满了幽灵、盗尸者、吸血鬼、僵尸、狼人。波顿的老搭档约翰尼·德普将饰演主角175岁的吸血鬼巴纳巴斯·柯林斯,他总是在寻找新鲜的血液,还有他遗失的爱情。
来源:东方早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