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迎变局:微博兴起 SNS开始走向边缘地带

 新浪微博站在未来,腾讯QQ坐稳过去。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心网、人人网这类社交网站将向哪里去?

  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

  “今天特早就把妆化完了,刚到国家体育馆来参加交管局春晚,一进后台,演出服没带!!!我?我?这时候交管局滴全冲上来咧!警车开道带着我那笨助理飞奔而去!交警这时不用啥时用啊!”1月9日晚,著名女艺人那英“随意地发了一条调侃的微博”描述演出服忘带时如何解决的情境。

  同一时刻,一个名叫Cao_Hang 的ID在新浪微博也说了一句话,“哈哈!哥用了16.5元体验一下高铁……可是哥错过广州南站16:30的广珠轻轨……估计要7点才到家……春运鸭梨好大呀……”

  尽管身份、内容各不相同,但这两条微博对于绝大多数网民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区别(尽管前者惹来了一场小风波)。按照最流行的解释,这无非是人们打发自己碎片化时间的一种方式而已。因为都是碎片,所以满足的要求即为“随时随地”。

  如果把人们消耗在微博上的碎片时间拼接起来会有多长?艾瑞网络用户行为监测的数据显示,在SNS类网站中,微博客的月度有效浏览时间占比从 2010年3月1.5%上升到11月10.0%,实际月度有效浏览时间从760万小时上升至7700万小时。这其中绝大多数零散片段是在新浪微博上挥发的,与之对应的用户数增长速度的想象力:微博客鼻祖Twitter全球范围内达到5000万的用户规模花了两年时间,2009年8月28日正式启动对外公测的新浪微博只花了14个月时间。

  千橡互动集团产品技术高级总监黄晶承认新浪微博的发展速度“超乎我们的想象”。超乎想象的原因中,黄晶认为相当一部分是新浪微博“能把很多明星放上去”。而活跃名人的数量是衡量一款Twitter类产品是否具有吸引力的重要指标,在这点上中美趋同,而超越Twitter的增长原因,则是新浪对新浪微博“媒体属性”的强调。

  比如Twitter尽管在孟买恐怖袭击、纽约哈德逊河迫降等新闻事件中大放异彩,但Twitter摆脱一般性社交网站身份还是最近的事。就在几个月前,Twitter的CEO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还处于“试图确定什么是Twitter长期宗旨”的阶段。直到1月初的2011 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迪克·科斯特洛才明确了Twitter要做“地球脉搏”的内涵——“随时随地连接世界各地的人们和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事情”。

  不同于微博鼻祖的“长期茫然”,2009年新浪CEO曹国伟发布新浪微博之初就笃定,“微博会成为非常重要的媒体平台”。“转发”、“评论”等功能以Feed(一种按特定格式和订阅关系的信息分发系统)的形式,确保了一条信息可以自动流传至微博这个平台的每一处末梢,而“普通大众将提供与分享他们本身的事实、本身的新闻”这个“自媒体”的定义,最终引爆了微博的热度——根据新浪的数据,新闻类话题占微博用户所讨论话题总量的1/5以上。

  比如2010年8月8日凌晨,一位人在现场、ID名为kayne的微博用户发布了关于舟曲灾情的第一条消息:“水灾,停电,几乎一幢楼的人们都围在这烛火旁。”随后他实时更新微博,告诉外界舟曲泥石流灾害的最新情况。“本身的新闻”迅速引来了大量转发——最多时有约5000人转发他的微博,这让舟曲灾情连续多天成为新浪微博上最热门的话题。实际上,每逢新闻热点,新浪微博上的相应内容发送量都会出现明显上涨,这其中不乏江西宜黄强拆自焚和钱云会命案等新浪微博成为新闻首发源头的社会重大事件。

  互联网观察人士洪波认为这鲜明反映了中美文化之间的差异,“中国人缺什么,互联网就弥补什么。我们缺新闻媒体,而新浪微博则是全新的信息渠道”。《人民日报》2009年中的一则评论也如此描述微博的意义:“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信息渠道,都可能成为意见表达的主体……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

  彼长此消

  新浪微博以其传播功能红遍2010时,前两年大行其道的社交网站(SNS)们则开始走向边缘地带。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微博的月度有效浏览时间增长8.5个百分点自不待说,连最老牌的社区网站月度有效浏览时间都从23.2%上升到了26.2%,独独社交网站的月度有效浏览时间占比从74.1%下降到62.2%。

  提到社交网站,在中国的代表者是开心网。但如今业内人士提及开心网,接下来十有八九跟着这么一句话,“它流量下滑的特别厉害”。开心网的流量曲线在排名网站Alexa的统计图上,也几乎在做自由落地运动。

  开心网的崛起开始于社交游戏,“朋友买卖”、“争车位”等游戏组件通过MSN链接的“病毒式营销”迅速蹿红于白领人群,其后推出的“偷菜”更是将开心网的流量和用户数推上SNS网站的头把交椅。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一家2008年3月创立的网站,2009年底开心网已经拥有超过7000万用户。

  遗憾的是,游戏组件能带来用户和流量,其短暂的生命周期也成为开心网的致命软肋。“偷菜”、“抢车位”红火了一年半载之后,开心网再无同等级别的游戏组件问世。截止2010年9月,开心网注册用户仅突破9000万,增速相较前两年只能说是平稳增长。“前两年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碰上就碰上了。” 开心网品牌战略总监、高级广告架构师孙璐评价开心网的重磅炸弹级游戏组件时沉默半晌,他坦诚2010年春节前后,开心网已经发现社交游戏慢慢不能满足用户需求了,不过他认为,“开心网的流量趋于平稳,是很健康的一个状态”。
 社交游戏势落,开心网的应对步伐却显得沉重。国内大型SNS网站中,开心网推出开放平台的速度是最慢的。2007年5月,Facebook即开放平台打造专属于自己的生态系统,而51.com成为谷歌OpenSocial的合作伙伴,于2008年6月推出了开放平台,一个月后人人网也宣布开放,等到2010年5月,开心网第三方组件平台才正式上线。对此开心网的解释是,不希望第三方组件开发者将开心网平台打造成捞钱工具从而破坏用户体验,而且打造平台开放耗费的投入很大,开心网需要时间。

  遗憾的是,用户的兴趣转移不会留出多少时间,国人的实时信息网络需求已经开始左右SNS行业格局的走向。社交游戏疲软之后,“相当多的开心网用户转移到转帖上”,结果正好撞上了新浪微博用户数的狂飙突进。从2010年4月28日到8月28日,新浪微博平均每月新增500万用户,从8月28日到 10月底,新浪微博平均每月新增1000万用户。“开心网的用户行为跟新浪微博的用户行为目前有较高的重合性,分享信息的需求可以被微博很好的替代。”洪波说。

  开心网显然意识到了微博的巨大冲击,再无应对举措,近亿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较高的白领用户的巩固都会成为一个难题。程炳皓决定推出开心微博,让其内容分享依托于开心网的真实关系用户。他谈到,“白领们就同一件事更容易产生共鸣,微博的互动价值会很高”。

  2010年10月下旬,程炳皓对外公开宣称已筹划两个月的开心微博将开始公测。

  社交网站的边界

  与开心网等待开心微博公测相比,千橡互动董事长兼CEO陈一舟说是自己压住了2010年上半年已经完成开发的微博产品没上。陈一舟表示:“就像当年放弃做视频网站一样,千橡是小公司,放弃了(微博客)也不觉得可惜。”

  “如果什么都做,则萝卜不是萝卜,青菜不是青菜。”在陈一舟眼里,“人人网是萝卜,新浪微博是青菜,微博客的DNA中80%是博客,20%是社会化网络,SNS跟微博客之间没有多少竞争关系。”

  尽管受过游戏组件的影响,但“写日记、贴相册”等相对具有独特优势的用户行为,帮助千橡互动的人人网躲过了开心网的命运,2009年由“校内网”更名为“人人网”后的市场宣传还拉动了大批新增用户涌入人人网。

  但洪波对人人网并不看好,“人人网很难成为Facebook那样的社交基础设施,它可能会走向边缘化”。理由也很简单,人人网最初的起点差不多就是终点。与互联网在美国更多作为商务用途、生产力工具的性质不同,交流手段、公共空间匮乏的中国人进入互联网之初的“交流意愿极强”,腾讯填补了这个空当,QQ、QQ群的相继崛起已经最大范围满足了一对一、一对多的沟通需求。后来者想做关于人的市场时,发现只剩下细分市场了。人人网的创始人王兴回顾当时还叫校内网的人人网时说,大学生相对封闭,整天忙着约会,毕业后他们又自然的把关系向工作圈辐射,这是SNS最好的切入点。

  尽可能快的占领学生市场后,人人网也桎梏于这一群体内。“我们在大学生中的用户群很多,在大学生之外的用户群很少。”2009年8月校内网更名的新闻发布会上,陈一舟承认,名字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校内网拓展多元用户群体的瓶颈。为配合这次改名和用户拓展,千橡互动推出了一系列广告宣传。从2009 年10月到2010年10月,人人网新增用户6000万。黄晶表示,目前4.2亿网民中有1.6亿是人人网用户,“大部分是白领”。 

  不过洪波认为,人人网也已触摸到了成长的边界。“它的市场空间也就那么大,再往外走会碰到腾讯用户的制约,社会交往是通过QQ运行的,人家不需要你。”他说,人人网的任何扩张冲动,“都会遭到腾讯的棒喝”。

  话说回来,人人网似乎也没有像51.com那样挑衅QQ的意图。“我们做的很多用户调研显示,比较草根一点的网民使用人人网是有障碍的,他们目前确实不是我们的目标用户。”黄晶认为随着网民素质的慢慢提高,白领+学生的市场规模会慢慢变大。

  既然已经失去了过去,那么只能着眼于未来。2010年10月,人人网推出了“人人喜欢”、“人人报到”、“人人爱听”、“人人派对”、“公共主页”等5款产品,囊括了移动平台、娱乐产品、LBS(位置服务)、跨平台整合这些社交网站最被看好的发展方向。同时人人网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微博客的元素,比如人人网的“状态”功能可以让用户及时修改自己的状态。而事实上,自从2007年之后,人人网用户就从千字文级别的写作转向了更新状态,“写的频率非常高”。

  不过黄晶否认“状态”与微博客之间的竞争关系,“人人网是一个真实的社交平台,在这里可以找到老朋友、发现新朋友,我们会是一个工具性的平台,而新浪微博是一个媒介品。”

  但新浪显然不同意这一观点。其微博白皮书中引用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的观点认为:“把微博理解成媒体是狭隘、短视的,人际实时交互关系网络是微博逻辑的核心”。其发展脉络的第一步即是“多站之间的分布式服务,作为一种标配服务将变得无所不在”。

  网民的时间是固定的,他们在不同平台上厚此薄彼的现象注定会出现。也就是说,微博和社交网站终有一战。
来源:商业周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