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饭否

松禾资本千万元注资独立微博客饭否网


图为饭否网与美团网创始人王兴

  1月6日下午消息,TechWeb获悉,王兴创办的独立微博客饭否网拿到来自松禾资本的投资,金额在千万元人民币级别。

  TechWeb连线王兴,王兴对此事并未否认,并称未来不排斥继续融资的可能,但问及相关细节,王兴暂时不愿多说。

  1月4日,松禾资本张春晖在微博上透露,“今天给一个新投资的项目付了增资款,这是2010年的最后一个,但不是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呵。回头可以公布给大家,很多移动互联网圈的兄弟都已经知道是哪个项目了,一个说了都没人想明白为什么我会投的项目,呵。”

  2007年5月,王兴创办的饭否正式上线,成立2年之后,即2009年7月5日,到该月8日,饭否各域名无法解析,所有服务器被关闭。

  在2010年11月25日,饭否重新开放。于此同时,还传出饭否可能得到中国经济网的注资。该消息随后被中国经济网总编辑崔军证实。

  王兴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一年前饭否被突然关停表示:为了应对监管,饭否当时做出大量删贴、限制敏感关键字、暂停搜索等措施。“我们已经做了大家都能想到的事情。”

  被关停的中国最早的Twitter模仿者之一饭否由校内人人网的创始人王兴于 2007年5月建立,2009年上半年,饭否的用户数一度从年初的30万左右激增到百万,在年轻人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它的“饭否”—“吃了吗”与 “what are you doing”的Twitter招牌有神似之处。而且已经拥有了第一个广告客户惠普公司。
来源:TechWeb

“饭否”能饭否?

  在国内微博网站遍地开花的今天,饭否要收获属于它“中国Twitter”的果实,无疑困难重重

  将2010年11月称为IT界“饭否月”应该没错,因为这一个月当中再也没有什么比“饭否归来”更激动人心的话题了。由于对内容监管不力被强行关闭又重新开放的饭否网,虽然获得有政府背景的中国经济网投资,但在国内微博网站遍地开花的今天,饭否要收获属于它“中国Twitter”的果实,无疑困难重重。

  作为中国大陆地区第一个广为人知的类Twitter微型博客网站,饭否2007年5月一经上线就受到年轻网民的追捧,仅2009年上半年,饭否用户数就从年初的30万激增至百万。
Read more »

饭否CEO王兴:微博是膨胀市场没有谁能吃掉谁


除了喜悦,归来的饭否在功能和界面整体上和500天前,并没有太大不同,而从前被忽略的内容监管,也将成为必须。

饭否终于回来了。准确地说,是“要”回来了。这个于2007年5月上线的类Twitter网站,在用户数过百万的2009年7月,悄然被关门。

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来是最大的小偷。饭否用这样一句话安慰苦苦等候它回来的用户。当物归原主的大团圆终于上演,谁会在乎丢了什么东西呢?

南都周刊记者_王宏宇 北京报道 摄影_邵欣

饭否终于回来了。准确地说,是“要”回来了。这个于2007年5月上线的类Twitter网站,在用户数过百万的2009年7月,悄然被关门。

11月9日凌晨,中国经济网总编辑崔军突然在新浪微博透露,饭否重新上线的事“快了”。人们也突然发现,fanfou.com域名在工信部的备案信息已经改变,名为深圳市中经饭否科技有限公司,审核时间为2010年8月25日,负责人为王敏。

11 月11日晚,用户惊奇地发现,从2009年7月起一直显示“域名无法解析”的饭否首页,变成了一幅由无数个用户头像组成的图片,并显示出一串数字:2010.11。11月25日,首页显示的内容变成了一幅电影《岁月神偷》的截图,并配以一行大字“等你开饭”。而很多使用手机访问饭否的用户甚至已经可以正常登录。

但市场已经与一年前完全不同。饭否关闭一个月后,新浪微博开始公测,此后,腾讯、搜狐、网易等门户也纷纷涉足微博。现在,发展最好的新浪微博用户已经超过5000万,“微博”也替代“饭否”成为类Twitter网站的代名词。

不过,这并不妨碍众多饭否老用户对它的支持。在豆瓣的“爱饭否”小组,11000多名“饭团”一直都在等待饭否归来。很多人追随它的理由,是饭否创始人王兴在2009年7月7日饭否关闭前发的一条消息:“‘被饭否和谐’还是‘饭否被和谐’,这是一个并不舒服但却必须作的选择。”

饭否的抉择

“毫无疑问,所有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都必须遵守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北京知春路一处位置偏僻的写字楼里,在写有“美团”两个大字的前台旁,王兴对记者这样说。饭否停止运营后,王兴和他的团队创建了这个团购网站,并引来诸多效仿者。

现在,对王兴来说,“被饭否和谐”还是“饭否被和谐”,都已是过去式。

“饭否”两个字不会很快出现在“美团”的旁边,因为这里实在太小了。这个400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室里,挤着近百员工,显而易见地捉襟见肘,连会议室里都已经摆满了办公桌。其中最里面一排办公桌旁有大概20多人,那是现在饭否的运营团队。

不过这样的情况不会持续很久。美团网市场部经理文振华对记者说,公司12月将搬到苏州街的一栋写字楼里,那里大概有1500平方米,是现在的4倍,不过饭否仍然会和美团一块办公。

王兴不希望把美团的事情和饭否搅在一起。运营美团的是“北京三快网络科技公司”,但运营饭否的会是另一个。他没有透露这个公司的名称,只表示这是两个不同的团队在做,“两个事情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在此之前,有媒体称崔军所在的中国经济网入股饭否,但并未控股。但饭否的知情人士对记者称,标准的说法应是“饭否在恢复访问期间得到了中国经济网的很多支持”。

“现在已经有接近10万用户上来了。”王兴觉得用户们的反应比预期的更热烈。这里面包括使用手机登录和在域名后加上“login”直接登录网页版的用户。有媒体称,这已经超过了饭否关闭前高峰期的访问流量,服务器甚至在早些时候都崩溃过几次。

和新浪等门户网站的微博一样,饭否回归后的logo上也多了“测试版”三个字眼,但令人意外的是,面对严苛的竞争新环境,归来的饭否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会另辟蹊径,除了一些细节上的小变化,饭否的功能和界面整体上和500天前,并没有太大不同。

王兴解释“测试版”是因为“我们确实在技术上还不太稳定”。“现在的饭否其实和2009年7月时并不完全一样,停运后我们也在作改动,但因为没有用户,我们不知道怎么改。”

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饭否毫无疑问是一种媒体,因此对内容监管将成为必须。“这一点没有任何含糊,也不存在其他可能性。”王兴说饭否此前也对内容进行监管,但力度并不够,要继续在中国境内运营,就必须符合这个要求。

不过,王兴希望饭否像Twitter在美国本土的用户一样,更多地享受这个工具带来的便捷,而不是把它当成时政论坛。王兴自己也上Twitter,但不是重度用户,除了太麻烦,最重要的是他不喜欢那里的氛围。“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幸的事情,有很多的不公正,但不要把它整天推到我面前,让我觉得生活有很大压力。新浪微博也是。生活不应该被这些充满。”

“我们会非常明确地表示态度,并不鼓励讨论这些事情。并不是所有用户说的所有内容我们都欢迎,我们没有义务为所有人所有内容提供服务。如果有用户一直发布过激的话题,我们会明确表示不欢迎。”王兴称,喜欢聊这些请去Twitter。

在王兴看来,“那部分人”在以前的饭否也是很小的一部分,只是“特别受媒体关注而已”。“他们所有的消息加起来都不如一个叫‘苹果流冰’的用户多,她在饭否共发了15万条消息—她们的玩法被很多人认为是没有意义的,但那确实是她们真实的生活。”王兴说。

除此之外,随着与有关部门进一步的沟通,如果需要,用户的部分隐私,比如60天内的消息存档等,饭否也将像其他微博网站一样,会向监管部门开放查询。王兴表示,“只要是通讯类产品,都要接受监管,这并非网站独有。事实上,凡是能够传播信息的东西,短信、qq群,只要是信息沟通的工具,政府都有权监管,对于加密消息,则要提供密钥。”

“(这样的要求)也不只是中国,法国也有。你觉得美国就没有吗?”说这话时,他还特意给记者看了一则11月29日早上Lady Gaga在Twitter抱怨审查员乱删消息的帖子截图。“Twitter本身并不坏,只不过它上面会有不符合政府要求的东西。我们要尽量杜绝坏信息。饭否以前是没有监管这些东西的,所以我说有些东西我们做得很不够。”

归去来兮

王兴说,在饭否,所有人都很感动的一件事是,即便在饭否关闭的日子里,仍有很多用户通过短信更新自己的主页。而饭否的员工,也大多对饭否不离不弃。王兴说起这些来,总是很感动,他说,有一对在饭否结识的男女,今年结婚的时候还给他寄来了请柬。

“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一直说我们并没有放弃,别人信不信是他的事情,但我们一直在做各种努力,希望能够恢复访问。”过去500多天里,王兴确实做了很多过去从未做过的事,比如跟相关部门的官员沟通。

“之前没有这方面的准备,一开始连找谁都不知道。”王兴说,“我们之前没有正面和他们打过交道,但拜访过后我发现,其实这个过程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也没有那么糟。他们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很鼓励创业,鼓励创新,也希望年轻人能把事情做长远。所以当我们把我们做的很多事,包括为什么在做,哪些不足,将来为什么能做得更好等等,跟他们说过之后,他们也是很认可的。”

“非常时期,缺少非常措施。”现在回过头来,王兴这样评价饭否当初的问题所在。在他的描述中,其实这个事情只是慢一些,但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需要克服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充满冲突,“不是对着干”。

“7月份停掉了,8月份去找,但赶上的事情一件接一件,60周年大庆、两会、春节,导致饭否没有能像其他类似网站一样迅速恢复服务,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王兴说不能要求所有人的工作节奏都像创业公司一样快。

王兴特意对记者强调,从始至终,有关部门都没有要他像其他人那样写传说中的“保证书”:“保证书让你保证永远不会有什么不良信息,通过各种方式确保不会出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

如今一切都已成往事,现在的王兴,走到哪里都带着他的iPad,哪怕在接受采访时,也一直神不守舍。记者看了看他手上iPad的内容,是“传Google25亿美元收购Groupon”。王兴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传了好久了”。

他否认自己正在考虑卖掉自己手头的某个项目来变现。“我不是那种做一个东西就卖掉的人。只出过一次,校内。我早就向媒体解释过原因了。”现在的他考虑得更多的是饭否的体验,但更多在技术方面。饭否在停运之前已经支持发布图片,未来是否支持视频,要视用户的需求而定。

新浪有加V,有“求包养”的app应用,王兴说,他不希望饭否成为一个少数人说、多数人围观的地方,“大家有话都可以说”。至于开放app平台,“Twitter上以前也有,刺杀之类的,玩的人很少,没有意义嘛。”“我们确实没考虑太多商业模式的东西。”

至于模仿者,就随他去吧。之前有媒体称,王兴在听到腾讯进入团购时“如闻惊雷,如坐针毡”,王兴说那完全是臆想,“这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并没有规则规定说谁能做谁不能做。对这点我没有任何抱怨。”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做的所有项目,校内、饭否、美团,都有无数模仿者,“1000家和100家相比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也不经意地透露,现在饭否在和一家风投接触,基本已经敲定,晚些时候会公布。

“这东西只要有人用就是有价值的。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从别人那里争夺用户。”王兴称他甚至没有仔细看过4大门户的微博产品,“饭否不是微博。门户是根据他们的媒体经验按媒体的方式做,这是他们的策略,但不是饭否的。跟他们比,饭否更加互动,平等很多。”王兴一直强调,在饭否,每个消息和每个消息之间是平等的,没有主帖跟帖之分,“在新浪更重要的是你是谁,在饭否更重要的是你说了什么”。

很多人认为饭否的用户基数很小,但王兴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多大的事情”。他给记者看了一份易观国际11月24日发布的报告,该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微博注册用户仅有800万,今年暴增近9倍至7500万,明年预计达1.45亿,2012年则有望达到2.4亿。他是想传递一个消息,这仍是一个膨胀的市场,没有谁能吃掉谁,大鱼或小鱼,都各有各的活法。

“这个市场不是服务大众或者小众的问题,而是服务每一个人。我们希望每个人都用过它。”短时间内,王兴希望饭否的用户是那些“不只想做一个粉丝”的人,而在未来,他希望是所有“会发短信的人”。但他同时也告诫用户要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们只是一直承诺饭否会回来,但不能承诺这是一个多么牛的东西。我不认为任何人可以拿一个东西满足所有人的期望值。”

“对很多人来说,饭否就犹如十年前的初恋,但现在自己已和新浪微博结婚了。有了初恋的消息,你仍不妨去听听看看,而现实的生活还是要继续过。这是饭否的尴尬,也是王兴的难题。”这是一个饭否老用户在饭否溜达一圈后在新浪微博上的感慨。显然,对王兴和归来的饭否而言,现在都已不再是那个它走时的江湖。

但更多人仍然在等待饭否,只因为饭否首页源代码里隐藏的这段摘自《圣经》的话:“我们处处受到阻挠,但却没有被困住;我们饱受心灵的痛苦,却从未失望;我们遭到逼迫,却没有放弃;我们被打倒,却未被摧毁。感谢大家,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来源 : 南都周刊

“饭否”尚能饭否

 关闭了505天的饭否网重新开放了,可当大家想“回家”看看时,却发现网页版无法登录,只有手机版能正常访问,这无疑给刚刚开放的“饭否”蒙上一丝阴影。不过,最有意思的还是,饭否重新开放的消息居然是从新浪微博传出的,这也让“饭否”这个国内微博的鼻祖多少有些尴尬,更让人对已经关闭1年多的 “饭否”能否赶上微博发展的潮流,或多或少产生疑问。

  饭否是中国大陆地区第一个提供微型博客服务的类 Twitter 网站,成立于2007 年 5 月,很快就受到年轻人的推崇,成为国内首个注册用户超过百万的微博平台,但是由于对微博的媒体属性没有深刻的理解,对内容监管不力而被关闭。虽然重新开放的饭否网获得了中国经济网的投资,但是王兴要继续他庞大的梦想,做中国Twitter的计划,显然难上加难。毕竟今天的微博市场已经不是两年前的市场,随着四大门户的强势进入,微博留给专业垂直微博网站的机会几乎是零了,如果没有革命性的创新,“饭否”或许只能是四大门户的“有益补充”。

  虽然大家对微博有不同的理解,但人际实时交互关系网络是微博逻辑的核心,微博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社会关系,而社会关系的存在和发展必定是基于一个人际关系网络的,微博也不例外,用户使用某个网站的微博产品时,上面必然有他的社会关系网络或者有他要找的社会关系网络。也正是因为如此,新浪的微博注册用户才会每月以千万级增加,与此相比,曾经拥有百万用户就引以为傲的“饭否”显然现在已经不在一个级别上了。

  微博还是一个媒体,一个正在改变中国传播方式,改变中国传媒机构的媒体平台。曾经引领风气的“饭否”之所以栽大跟头,就是没有把握好微博的媒体属性,而新浪的成功也正在它深刻理解并抓住了微博的媒体属性,把新浪10多年来媒体运营的成功经验移植到微博上,让微博成为最快的新闻源头,成为新浪新闻不可缺少的一环,当然新浪对新闻的强大策划和把控能力同样也体现在微博,这是保证微博安全运行的前提。

  忽视微博媒体属性错失微博发展机会的还有腾讯,事实上早在2008年8月上线的腾讯微博产品“滔滔”,上线要比新浪微博早,但在新浪微博出现的半年后却暗淡下线,其中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腾讯淡化了微博的信息分享功能,将其与QQ空间、音乐一起划归“互联网增值业务线”。今年,腾讯看到新浪把微博做成一个可控的媒体平台,并给门户新闻业务带来很大的价值时,以“媒体平台”面目出现的腾讯新微博产品重新进入了微博大战。

  微博虽然是一个区隔非常明确、满足网民简单需求的互联网产品,但它在中国目前的现实环境中,所带来的革命性作用却是毋庸置疑的,它不仅是一个社会关系网络,是一个即时新闻中心,未来其平台化倾向将越来越明显,它威胁的不单单是传统SNS社区网站,如果说要给未来能够取代QQ的产品排个名,微博一定会排在第一位。
来源:深圳商报

中文微博第一站饭否网恢复 流量太大出故障

世界首个微博网站Twitter兴起后,2007年起陆续有山寨版Twitter出现在中文互联网,其中最著名的两个网站,分别是“叽歪”和“饭否”。《时代周报》消息称,2009年下半年,它们均因内容监管不力而被强行关闭。但是,微博的诱惑尚在。2009年下半年,新浪网在第二轮微博圈地中抢占了先机,之后通过一系列本土化技术改造拔得头筹。

  最近一段时间,先是出现中国经济网投资饭否网的消息,然后传出饭否网域名逐步解封的消息,饭否网恢复看起来只是时间问题。昨晚,陆续有网民发现饭否网与往常不同——首页呈现“等你开饭”大字,还配了电影《岁月神偷》的剧照和台词。速途网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饭否网可能昨日21时恢复,该消息随后被证实。一个插曲是,网民发现,饭否网网页版因流量太大出现访问故障,只能通过手机版访问。
来源:云南信息报